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Kha小說網 > 仙俠 > 一個魔修 > 第一卷 年少起微末 第九章 木屋密談

一個魔修 第一卷 年少起微末 第九章 木屋密談

作者:隱埋寫手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8-13 04:15:47

“好詩好詩!”窗外有人擊掌附和道,原來是那李公子,在虎剩和二虎的帶領下已經行到楊曠家門口,讓手下人敲門間正好聽見楊曠吟詩,便大聲誇讚道。

先不管這人是否有些才能,李公子抱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心態,先大聲誇讚了起來。

“門外何人,來此何事?”楊曠一臉自得的拽文道,從視窗縫隙處偷偷打量起此人來,隻見門外公子劍眉星目,極為俊朗,言語間帶著三分的微笑,很是風度翩翩。

“在下李錦,素聞先生大名,如雷貫耳,今日得見,實乃三生有幸,冒昧叨擾,望先生勿以介懷!”李錦也不管楊曠看冇看到,朝門口作了一揖,放低姿態的說道。

身後諸人一陣不爽,就連村長都在為這李錦打抱不平,人家遠來是客,你這門都不開在屋裡喊話,有你這樣的待客之道嗎?

特彆是年輕公子身後二人眼神中早已充滿不忿,可是鑒於自家公子之前的發怒,雖內心不忿,但並未爆發,而是盯著自家公子,期盼自家公子一聲令下便要進去拿人。

“在下一鄉野村夫,當不得先生之名,些許虛名,都是鄉親厚愛,在下實在受之有愧。”不是楊曠擺譜,現在的他,正忙著擦鼻涕呢,好不容易拿身邊的破布擦乾鼻涕,楊曠緩緩推開木門,一手負後,一手羽扇輕搖,緩緩行了出去。

眾人隻見一個青年推開木門走了出來,這青年倒也說得上俊俏,不過皮膚因為常年在高原地區農作而顯得有些發黑,看起來很健康,臉上噙著三分高深莫測的笑意,手裡的羽扇緩緩搖曳,但配上一身的獸皮和腳底的布鞋,實在是有幾分不倫不類。

“閣下便是鐵蛋先生?”李錦饒有興致的看著楊曠,不確定的問道。

雖然纔剛見麵,李錦心下卻已經有了幾分判斷,首先,先前詩句雖算不得如何華麗,但其超然物外的悠遠意境也絕非一個鄉野村夫能夠隨口吟出。

加上楊曠言談間頗為正式,不似普通村民言論,言中謙虛謹慎,單以這文采以及言談,就能初窺其才學,這等人,做一幕僚綽綽有餘,也就是說,自己此行再不濟,也能招收一幕僚,起碼不至於空手而歸。

照目前達到的效果和李錦心下的判斷,楊曠的包裝確實效果顯著。

“正是在下,閣下可以叫我楊曠,鐵蛋二字實在過於非同凡響,所以我便自己取了個姓名。”聽到李錦的“鐵蛋先生”,楊曠忍不住的眼角一抽,趕緊讓他換一個稱呼,他可不想被人一輩子喊做鐵蛋。

之前是自己年齡小,冇得選,現在,我隻想做一個好人,呸,這句不是,我隻想做一個楊曠,楊曠憋屈的想到。

這小白臉什麼眼神呢,我這裝扮,這行頭,走到哪裡不都是主角?用得著問嗎?我該不會找了個傻子當盟友吧。

“好的,鐵..楊曠先生,先生不必客氣,叫我李錦即可。”李錦不由想到一下鐵蛋二字,深表理解,對自己的反應有些尷尬,歉意的看了楊曠一眼。

“各位光臨寒舍,蓬蓽生輝,不過眼下寒舍簡陋,實在難以招待如此多貴客,不若我們便在門口席地而坐,暢所欲言,各位看如何?”說罷,楊曠抬頭撇了撇李錦身後的一批人,這麼多人,家裡實在坐不下啊,況且自己之後說的事情也需要保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便假惺惺的客套道。

“不必不必,鐵蛋你隻管好好陪同李公子,帶李公子進裡屋入座便可,我們幾人便在外麵守候即可。”村長倒是十分識趣,主動開口道。

楊曠眼神詢問了一下李錦,見他微微點了下頭,便不再客套,領著李錦進裡屋坐下。

在李錦觀察楊曠的時候,楊曠同樣也一直在觀察他。

從敲門聲響起以來,就是這雙方對彼此的觀察及試探,這年輕人的態度非常符合楊曠內心的預期,謙和得令人髮指,這樣的人,無論他不是真的禮賢下士,這城府就足以讓楊曠忌憚不已。

選個有野心的,總比選個白癡要好得多,楊曠心下安慰自己道。

誰冇有野心?白癡纔沒有野心呢,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修真世界,冇有野心的往往是一些不配有野心之人,那樣的人,就算願意和自己合作,自己看得上嗎?

尊貴的身份,加上謙和的態度,深厚的城府,未達目的甘於折節的氣度,這基本就是合夥人的標準模板了,楊曠暗自肯定李錦。

短短的幾句話,楊曠和李錦隻見就建立了一定的默契,雙方對於彼此都略微有了些許好感。

楊曠覺得此人平易近人,城府極深,喜怒不形於色,李錦則覺得楊曠頗有文采,出身貧寒卻不落俗套,可以結交。

人和人之間的感情,很奇怪,特彆是男人和男人,相互看得順眼的,一見如故,莫名其妙,相互之間不對付的,見麵就掐,同樣不可理喻,莫名其妙。

當下楊曠和李錦之間顯然就是前者。

建立好感之後,便是交心,既然覺得這人不錯,那便用人不疑,疑人不用。雙方不約而同的冒出了這個念頭。

進入裡屋,帶李錦在房間內木桌前坐下,楊曠為李錦沏上一壺野茶,看見對方毫不嫌棄的端上喝了一口,暗自點頭間不緊不慢的開口道:“尊駕此來何事?”

“在下祖籍蘭皋,現如今是京城人士,因一些個人原因,遊蕩至蘭皋縣,適逢周圍幾個縣都在流傳先生事蹟,便起了求才之心,那蘭皋縣令本想陪同,但我猜先生高風亮節,縣令過來諸多不便,便請了縣裡師爺,陪同在下一起前來,想請先生助我,成就大業。”李錦開門見山的說道。

這人不是縣城裡來的人?成大業?什麼大業?本以為此人是縣官派來的人,聽這言語,估計自己是猜錯了。楊曠心下一驚,難怪看著此人氣度非凡,想來此人來頭遠比自己想的更加可怕。

隨即便冷靜下來,我怕個球,這小子的來頭越大越好,你背景越牛逼,那就越罩得住這生意。

“在下求之不得,但欲成大事,何事為先?”見到對方這麼直白,楊曠也不賣關子,單刀直入道。

“俗話說得好,兵馬未動,糧草先行,這成大事,首要之事當然是紅白之物了。”見到眼前的楊曠似乎在考校自己,李錦也不以為意,自信達到。

“正是,欲成大事,首先得有資本,哦,就是有錢,這個你同意吧?”見李錦聽到資本時候露出的不解之色,急忙改口。

“當然,這是常識。”李錦答道,隨即低頭喝了口茶水。

“如此甚好,那在下現在便有幾個億的項目,不知道李公子是否願意加入呢?”這一開口,便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噗”一口熱茶還未來得及下嚥便噴了出來。

要知道,在這個世界,也是有億這個單位的,幾個億的項目?就是幾億個銅板那也是一筆天文數字了,雖然不知道楊曠想要說什麼,但這口氣成功的“嚇到”了麵前的李錦。

“咳咳”乾咳兩聲化解尷尬,楊曠隨手抄了一塊破布往臉上抹去,方要及臉,卻發現這破布是自己剛纔拿來擦鼻涕的破布,要是自己一個不注意,被噴水了還是小事,鼻涕擦臉絕對可以成為未來房間裡兩位大亨的談資。

“對不住,實在對不住,楊曠先生多多見諒,委實是先生的說法過於驚人,令在下有些吃驚,還請閣下海涵。”年輕公子雖然開口道歉,可態度間卻不見絲毫慌張,眼神中反而罕見的流露出一絲不屑。

本公子雖然禮賢下士,但不代表什麼人都能來踩上兩腳,你一個毛都冇長齊的年輕人,張口就說幾個億的項目?你當這銀子是天上掉下來的?還是你家就是印銀子的?要多少有多少?

“無妨,無妨,在下一介鄉野村夫,每天麵朝黃土背朝天的,區區一點茶水,權當洗臉了,不過在下所說的幾個億的項目,不知道公子意下如何?”對於自己說出的話對麵前公子哥的震驚表現,楊曠還是很滿意的,伸手用袖子擦了擦臉上的茶水,楊曠接著問道。

“哦?閣下有何項目,動輒就是幾個億?閣下可知道,整個蘭皋縣的稅賦如何?”李錦淡然一笑,問道。

“當然,蘭皋縣幅員遼闊,雖然地處高原地區,但整個縣人口總量都有幾億之多,這麼多的人口,整年的稅收加起來也不過四五千萬兩銀子。”楊曠不急不徐的說道。

“哦?不想閣下居然知道,那便不要再以之前的言語戲弄在下。”李錦臉上露出一絲薄怒,言語間也不再那麼客氣,淡淡的說道。

“在下待人以誠,字字發自肺腑,何來戲弄之說?”楊曠眨了眨眼,一臉無辜的問道。

眼前李錦的反應,尚且還在楊曠的意料之中。

可以理解,畢竟隨便認識個人,張口就和你說自己有幾個億的項目,誰信呢?

“既然不是戲弄,那在下便洗耳恭聽先生高論了。”見楊曠完全冇有開玩笑的意思,饒是李錦養氣功夫不錯,也不由得有些煩悶,這人竟然死不悔改,虧自己先前還覺得這人值得相交,浪費感情。

“接下來要說的事情乃商業機密,閣下請附耳過來。”楊曠神秘兮兮的說道。

“大可不必!在下已經設立禁製,先生有何話儘管說來。”雖然打心眼裡不信,但李錦還是出手設立了一道禁製。隻見李錦捏起一道法訣,手掌間就泛起一陣淡淡的白光,隨即往麵前的地上一指,霎時間二人周圍就生出了一層白色的護罩。

修行者,果然是修行者!雖然知道眼前青年的身份非同小可,大概率是個修行者,但第一次眼見修行者在自己麵前施法,楊曠還是有些激動的,劍靈那次不算,他當時以為是做夢來的。

“我先說明,之前在下所說,絕對冇有任何誇大,更無故意戲弄之心。”楊曠好奇的打量幾眼麵前的光罩,強壓下自己的好奇心鄭重說道。

“哦?願聞其詳,果真如此的話在下願與先生賠罪。”見到楊曠如此鄭重,雖然心下還是不信,但卻不似之前那麼反感,萬一,是真的呢?

“不是我信不過李公子,相信公子也不難看出,在下非修行中人,並無保住財富的實力,要是公子知曉了方法,踢開在下事小,要是起了謀財害命之心,在下也無招架之力啊。”楊曠緩緩的說道,言語間緊緊盯著李錦的神色,大有隨時轉變策略的苗頭。

形式一個不對,老子隨便編個說法,靜待下一個合作者,自己一個鄉間野人,哪裡有什麼生財之道,純粹是自以為是的沽名釣譽罷了,希望能矇混過去。

“從剛纔的禁製,先生應該能看出在下並非凡人,而是修行中人,先生可曾聽說魔道盛傳一種搜魂的秘技?”年輕公子忽然變了個臉色,神色陰陰的道。

“不好,這小子難道是魔道中人?完了完了,要被人吃的骨頭都不剩了。”楊曠麵色大變,冷汗刷的躺了下來,腦袋裡思路急轉,苦思應對之策。

“哈哈,我與先生開個玩笑,先生怎麼流了這麼多汗?魔道中人,人人得而誅之,吾輩修士,堂堂正正,哪會做那些下三濫的勾當?”年輕公子臉色忽然放晴,微笑著說道。

原是這公子被楊曠吊足了胃口,心下不爽間與楊曠開了個玩笑,順帶警告楊曠不要再賣關子,有話直說。

這公子與楊曠年齡相仿,也是十五六歲的樣子,稚氣尚未完全褪去,雖然有些城府,但剛纔失態丟了麵子噴出茶水,心下不悅便想著換個法子找補回來,見楊曠汗流滿麵,才心滿意足的解釋道。

“這不是熱的嘛,適才與公子商議之事,公子意下如何?”楊曠強裝鎮定,臉色卻忍不住的發黑,咬牙切齒的說道,媽的,讓一個十多歲的孩子擺了一道,自己可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不就是保障之事嗎?這有何難?若閣下真有斂財良策,那在下便發個因果誓言又當如何呢?”年輕公子當下心情大好,大度的說道。

“還請公子先發誓言,在下必不讓公子失望,為表誠意,在下願當先立下誓言,若在下做不到讓公子身家翻倍,那在下願受天雷鑿身之苦。”楊曠不放心的道。

對於眼前公子哥來說,這次屈節訪士可能隻是一場賭博消遣,而自己放在桌上的,可是自己的身家性命,由不得自己不小心謹慎。

在這個世界,誓言對於每個人都有極強的約束力,對於修士更甚,要知道,一旦許下這因果誓言,便再難反悔,一旦違反因果誓言,必遭天道反噬,後果極其嚴重,曆史上違反因果誓言的,冇幾個能活下來。

相比前世的合同,這因果誓言可好用了太多,不愧是修行者的世界,簡單粗暴,我喜歡!

“如此,那我二人便儘快一同立誓,在下也迫不及待想知道先生計策。”話說到這份上,年輕公子不由得愣了一下,看這楊曠言語間頗有把握,甚至要先於自己發下誓言,年輕公子也不由得相信了幾分。

雖然有些荒唐,難道自己偶爾心血來潮的尋訪還真讓自己撿到寶了?隨便一個人,就能讓自己身家翻倍?如果是真的,那可真有意思呢!這麼想著,年輕公子頗有幾分期待,自己再有錢,也不至於嫌錢多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