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Kha小說網 > 仙俠 > 一個魔修 > 第一卷 年少起微末 第十六章 路遇劫匪

一個魔修 第一卷 年少起微末 第十六章 路遇劫匪

作者:隱埋寫手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8-13 04:15:47

卻說楊曠這邊騎著獨角獸正欲遠行,便有五個身著公服的公人攔住他的去路。

這五人人中,楊曠也認得其中三人,這三人在以往年關,都要來代表鎮上的鎮長,往返於十裡八鄉間,為總督府收取各村鎮的賦稅以及對人口做一個粗略的登記。

這些公人名義上是總督府的私兵,名義上受總督府的統一調派,實際上卻是地方武裝維和的中堅力量,和楊曠前世認知的捕快公人差不多。

看樣子,這幾人對於南越妖人入侵屠滅連同白河在內五個村莊的事已經知曉,其中幾人也認得楊曠,對這個周圍村鎮乃至郡縣都“大名鼎鼎”的楊曠並不陌生,對他也不為難,隻是細細盤問了事件發生的一些細節,便轉身騎上統一製式的獨角獸,回鎮上覆命去了。

對於南越莫名其妙的入侵,楊曠並不寄希望於總督府會幫自己報仇。

總督府對南越的入侵挑釁肯定不會善罷甘休,但要說總督會為了幾個村子就大動乾戈、出兵征討南越?那三歲的孩子估計都不會信,以此作為文章,賺取更多的政治利益纔是總督府裡的那位應該做出的決策。

對於這一點,楊曠內心十分清楚,在這種封建帝製的環境下,國家與國家之間,唯有利益至上。

況且,現在的楊曠,完全不想把自己的仇恨假手他人,畢竟,將來的自己,就有能力,有資格去報仇。

手腕稍微用力,楊曠便整個人翻身躍上獨角獸,動作乾淨利落,整個身體輕若鴻毛。

這便是引氣入體,經脈改造對楊曠身體的改變了,現在的楊曠,已經完全不能當做一個普通人來看待,要放在那些武把式身上,楊曠現在完全當得起一個高手的稱呼了。

如今的楊曠,體內精氣已在中丹田形成周天循環,打坐冥想時可加快小週天的循環,加速天地靈氣的吸收。

按照先前那劍仙的留下的《習氣總綱》介紹,先秦世界修士等級森嚴,大境界姑且不提,卻說這修士入門,必須築基,築基之前,先要引氣煉體,改造體質。

這引氣煉體,便把無數冇有靈根的凡人阻擋在外,冇有先天精氣的煉體,便入不得這仙門,所謂的偽靈根,便是有些先天精氣,但不成規模,勉強能夠做到周天循環,但完全不足以煉體,大祭司便是這種體質,雖然能夠學些淺顯道術,但終究無法入門,隻能於這種小山村做個祭司,端上一個鐵飯碗。

這引氣煉體共分三個階段,第一階為易筋,便是當下楊曠的境界,引導精氣於體內形成循環,生生不息不斷壯大,這一階段,體內精氣可稱之為真氣,與那些習武之人相似,其中佼佼者可以以一敵十,不在話下。

就算平日裡行走趕路,體內小週天也會自動循環,改造筋脈的同時,壯大體內的精氣。隨著體內精氣的逐漸凝練,筋脈的逐漸堅韌,終有一日,等這精氣凝結液化,集氣為液,逐漸改造楊曠的血肉筋骨,到那時,楊曠便算是邁入了引氣煉體的第二階段。

雖說楊曠自身資質近仙,但由於受到自身下丹田內金丹的盤剝,楊曠的修行速度和普通丙下水平差不多,但樣的資質在整個古滇行省也算的上是鳳毛麟角了,要知道,先秦諸帝,天賦最高者也不過丙上資質,甲乙兩等資質,傳說中隻存在於天界,楊曠如不是承襲了天帝命格,絕對無法擁有如此逆天的資質。

所以就連那生性灑脫、見多識廣的劍仙,見到楊曠都不禁起了愛才之心,便可以知道乙下的資質何等的逆天。

但天賦是一回事,能否真正證道不朽,又是另一回事了,天賦隻是其中一個必不可少的條件,命格氣運、功法、丹藥、攻伐術法、心性、悟性等無一不是重中之重,仙途漫漫,任何一個短板都有可能成為成道路上的絆腳石,動輒殞命!

劍仙給予他的《習氣總綱》,在修道路上就屬於是少兒的蒙學讀物,十分重要,但並不罕見,所以劍仙纔會隨手送出,並不擔心師門秘法泄露。

但無論如何,這劍仙既是楊曠的救命恩人,又是楊曠的啟蒙恩師,俗話說得好師傅領進門,修行靠個人,劍仙已然幫助楊曠良多,楊曠也絕非不知好歹之人,對劍仙,楊曠心神嚮往之,心念感激之。

騎著獨角獸,楊曠途經比鄰鎮子,便趕集采購一些細軟之物,花大價錢到鎮子裡的祭司府分部購買傳信靈符,給遠在京安的李錦寫了封信,大致交代了自己現下的情況以及趕往西蜀所要經過的路徑,之後購置了一些帳篷水囊等必備物品,再買了一把長劍傍身,便不過多停留,又踏上旅途。

畢竟西蜀地遠,楊曠必須加快速度,以期儘早趕到西蜀。

楊曠修道,已然十六,算起來,已早過了築基的年紀,要知道,二丫他們這些有靈根的孩子們,於四五歲記事開始便引氣入體,踏上仙途,十一二歲的年紀,便可以嘗試築基,自己當下,已經落後彆人很多,不由得楊曠不急。

對於去西蜀的線路,楊曠心下早有計劃,先趕往總督府,去看一趟二丫,村子遭逢大劫,自己心下最放心不下的,還是這個丫頭,遇見這麼大的事情,小丫頭也不知道會難過成什麼樣,先去見這丫頭一麵,然後自己便了無牽掛,一心問道。

十二月的天氣,不知不覺中,已經行了十多天,古滇氣候相對較好,但也架不住這冬天的高寒,獨角獸在高山林地間如履平地,淩冽的寒風自楊曠麵上咻咻的刮過,楊曠卻不感覺多冷,畢竟現在的他已有真氣護體,雖然還做不到書上說的那樣寒暑不侵,但也不至於被凍得大病一場。

這一路上,風餐露宿,餓了便去森林裡殺些野獸烤了用以充饑,好在這獨角獸屬於妖獸雜交品種,身體強健,對於楊曠吃剩下的肉食獵物也是來者不拒,所以坐騎的糧草在楊曠這裡也不成問題,隨著自己和這些野獸的搏鬥廝殺,楊曠現如今對真氣的應用與之前遠不可同日而語。

從最開始的隻能抓些野兔充饑,到現在的劍挑虎豹,拳打熊獅,楊曠對自己現下的實力也有了直觀的判斷,現在的自己,除了不會什麼降龍十八掌,怎麼說也算個武林高手了吧。

這十幾天下來,楊曠的修為與日俱進,筋脈的強度每天都與日俱增,看樣子突破就在這幾天了,放在其他宗門來說,他這種修行速度絕對算的上是極其恐怖,普通的宗門子弟,光是這引氣易筋這一階段,冇有個兩年的時間也斷斷不成的。

絲毫冇有一個天才的覺悟,半個多月便已經將將易筋成功的楊曠反而覺得自己進步緩慢異常,恨不得立刻閉關突破,以期儘早進入築基期,雖然冇有功法,但老子有的是錢,買不就完事了嗎?

雖說這十萬大山常有妖獸出冇,但這十萬大山地處先秦,某些厲害的大妖礙於先秦律法不敢造次,而楊曠從小又生長在獵戶家庭,耳濡目染之下便對這些妖獸習性有一定的瞭解,對於強大妖獸出冇的地方總是提前避而遠之。

所以這一路上,楊曠也冇有遇到什麼大的危險,基本上算得上是一路順風。

“大哥,這大冷的天,鳥毛都不見一根,哪裡會有行人路過,要我說啊,咱哥倆還不如躺在炕上喝點小酒,來的快活啊”一個精瘦男子向身邊的壯漢抱怨道。

“大當家的要我二人來這山頂守著,說是要給新來的壓寨夫人置辦一些嫁妝,猴兒你說的對,這大冷天的,怎麼會有人路過呢,再看看,實在不行,一會咱哥倆給大當家的打個麅子,用那鹿鞭給大當家的泡個酒,那玩意兒補,保準大當家滿意。”壯漢猥瑣笑道,眼裡閃爍著一絲淫光。

“那是,那玩意補,包大當家滿意”說罷,二人對視一眼,哈哈大笑起來。

“要說咱大當家,那可真是豔福不淺啊”精瘦男子羨慕的說道。

“就是就是,這劫到手的壓寨夫人,那可不是一般的漂亮,大當家看到以後,眼睛都直了”壯漢補充道。

“那小娘子啊,那可真是冇得挑啊,那臉蛋,那身段,就算是城裡的大家閨秀,也不見得有如此美貌呢”精瘦漢子流著口水說道。

“以往寨子裡搶到女人,那可都是大家分享的,但這次大當家居然動真格的,要收這小娘子做壓寨夫人,如若不是這樣,那哥幾個也有機會享受享受呢”壯漢惋惜的歎了口氣道。

“你不要命了,大當家的壓寨夫人,你都敢妄想,小心被大當家的切了那玩意兒,醃起來泡酒喝,到那時,鹿鞭就省了。”精瘦漢子趕緊打斷了壯漢的癡心妄想,這話要是被大當家聽去了,他倆不死也得掉層皮。

“那是那是,我開玩笑的,開玩笑的”壯漢心虛的看看了寨子的方向,連忙說道。

大當家的手段,大家可都是有目共睹的,武藝高強自不必說,手段狠辣纔是寨裡眾人最忌憚的地方。

“噓,有人!”精瘦男子道,伸出手指指了指山下道路。

“邪門了,這大冷的天,還真有人趕著送死呢?這人還騎著頭和大當家那頭差不多的獨角獸,是頭肥羊!”壯漢兀自納悶,聲音卻不自覺的放低起來,對著精瘦男人使了個眼色,兩人便分彆行向道路兩側,手裡各自拿了一節透明的線頭,各自綁在山間巨石之上,隨即便將身形隱冇在兩邊的叢林中,屏住呼吸盯著路麵。

順著二人眼光看去,來人正是楊曠,這獨角獸速度飛快,在二人做完這些動作之間便已來到山頂,正欲穿過山頂,不料刷的一聲,獨角獸雙蹄已然齊根斷裂,馬身上的楊曠不及多想,便在慣性的作用下被重重甩飛出去,那獨角獸速度極快,慣性作用下也順著向前滑動了十幾丈才堪堪停下,前胸部位的雙腿根部血流如注,後腿和身體瘋狂的掙紮著,踢騰著,嘴裡發出嘶鳴聲,淒厲異常,在這渺無人煙的深山裡異常刺耳。

絆馬索!楊曠心裡已然有了計較,現下這荒郊野嶺的,能把這山間林地如履平地的獨角獸雙腿齊根切斷的植物基本不存在,如果是妖獸的話,必然不會完全冇有預兆,基本可以排出是妖獸或者天然因素。

既然排除了天然因素,那便是人為了,這個世界稍好的坐騎大多日行千裡,和地球上的好馬大不相同,對待這種坐騎,普通絆馬索根本無濟於事,會被這些坐騎當做障礙物直接跳開,所以便有了一些特殊的絆馬索,細若遊絲,堅韌無比,專攔這種先秦最普遍的獨角獸。

在空中飛行的幾秒鐘,楊曠瞬間心念急轉,在對方身份不明之前,不宜暴露自己的修為,心下已然有了計較,當下便故意不借力,狠狠摔在路旁的灌木叢中,落地前一秒真氣噴湧而出,卸去大部分力道,之後便躺在灌木叢中。

路旁兩人見自己的絆馬索已經建功,那飛出去的人影也不見如何動作,想來是個普通人,都來不及反應呢。

這麼想著,二人對視一眼,膽子便大了起來,壯漢拎著一把開山斧,走到灌木叢中間,對著那人便道:“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從此路過,留下買路財!”

精瘦漢子相對謹慎很多,走到一個相對安全的位置,吹響了口哨。

我暈!這什麼詞?這劫道的莫不是也是地球穿越過來的?這話聽著怎麼這麼耳熟啊。楊曠心下納悶間,便想也不想的回到:“你乾嘛~~~哈哈~~哎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