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Kha小說網 > 仙俠 > 一個魔修 > 第一卷 年少起微末 第十一章 父母魂殤

一個魔修 第一卷 年少起微末 第十一章 父母魂殤

作者:隱埋寫手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8-13 04:15:47

天是這邊藍,風光此處獨好,雲霞千姿百態,山澗溪流潺潺,古滇景色之美,先秦眾所周知!

既然自己有了錢,當然不能虧待了自己和家人,這不,拿到錢的楊曠第二天就迫不及待的出發,想先為家裡購置一些日常用品以及一些吃穿用度。

總算不用啃窩窩頭,穿獸皮度日了,今天可得多買些東西,順便在鎮上多逛一圈,瞭解一番雇傭修行者的行情。

以便自己收到分成以後,雇傭一些高人來給自己看家護院,至於貼身保鏢嘛,到時候可以讓李錦給自己介紹幾個信得過的人,畢竟這個世界算得上是弱肉強食,哪怕有天道誓言這種束縛人的手段,也不排除有的人會見財起意,鋌而走險。

楊曠自己有觀察過,李錦顯然出自名門世家,這樣的人介紹來的人,自己用著也放心不是?

騎著自己自村長那裡租用來的獨角獸,楊曠在山道上急速行進,這種獨角獸屬於妖獸和馬匹的雜交品種,雖然算不得珍奇異獸,但也勝在體格強健。

這個世界並無機械交通,有錢的普通人代步往往選用這一類馴化或雜交的野獸,雖說是野獸,但體格健壯,行走於山間丘陵如履平地,日行八千裡不再話下,在這大千世界,日行八千裡算不上特彆厲害的良駒,但在村鎮之間的走動,那是完全夠用了。

雖說在大千世界不算什麼,但這樣的獨角獸整個村子也就隻有一頭而已,平時都是村長的寶貝疙瘩,捨不得給彆人用,今天湊巧村長不用,就被自己租界過來,用以代步。

大千世界地域廣闊,城鎮之間距離頗遠,普通人今天楊曠要到鎮子裡去趕集,普通馬匹的速度完全不足以支撐他一趟往返,既然當下自己闊綽了,也就不再節省,花了些銀子,村長就愉快的租借給自己了,有錢就是任性啊。

穿梭在山地林間,楊曠心下也不禁讚歎,在地球的時候,日行千裡的馬都算得上是有價無市,一經出現不知道引來多少人的爭搶,就連現代也不能免俗,冇想到這小小的一個村長,就能有這麼好的代步工具,還真是不能小看了這個修真世界啊。

騎馬對他來說自然不在話下,前幾年和父親上山學打獵的時候就騎過家養裡的狼崽子小灰,那狼崽子也不單純的是普通野狼的品種,比正常野狼高大得多,也不知道具體的是個什麼品種,去鄰村趕集的時候也騎過不少馬,雖然騎術算不得如何精湛,但代步足以。

現下楊曠正往鎮子裡趕集,另一邊,白河村。

村門口突然出現了一個衣著襤褸的人,手裡提著個破碗,踉踉蹌蹌的往村內走去,這狀似乞丐的人約摸十**歲,衣衫破爛,低著頭走路,麵上有泥土灰塵,看不出臉上神色。

隻見這乞丐走著走著,便見到一戶人家,赫然便是楊曠家門口,整個村子有幾千戶人家,楊曠家正在村口。

這乞丐上前敲了敲門,運氣不錯,有人應聲,乞丐大喜,倚著牆壁緩緩坐在門口。

“你誰啊?找人嗎?”“吱呀”一聲門開了,今日正在家修補獵具的鐵柱,開門問道。

“大...叔,我是隔壁南越古國普紮村村民,今年....該死的國師在國內不斷掀起內戰,國內打的一片狼藉,我們受到戰爭牽連,逃難至此,身上攜帶的...糧食早已吃儘,不得已求助於...大叔,懇請大叔賞賜些吃食,我做牛做馬,報答大叔。”年輕人斷斷續續的說道,臉頰上留下兩行淚珠,似乎就要一口氣喘不上來一般。

鐵柱向來心地善良,見麵前的人是個被戰爭迫害的可憐人,年歲又和自家鐵蛋一般,便升起了憐憫之心,連忙道:“雖然咱們不是一國之人,但我鐵柱絕不是鐵石心腸的人,不就是一頓飯嗎,談什麼報答不報答的?你等著,我這就給你拿吃的。”

隨著鐵柱的轉身離去,那乞丐臉上竟浮現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見鐵柱進了裡屋,乞丐瞬間坐直身體,偷偷自懷中掏出一張符籙,雙指夾住唸唸有詞,轉瞬間,符紙燃燒殆儘。

見符紙燃儘,那乞丐便又恢複一副行將就木的姿態,煞是詭異。

不多時,鐵柱手裡便捧著兩個窩窩頭和一碗熱粥走了出來。

“家裡的雞肉昨夜都被吃完了,現下隻有兩個窩窩和一點熱粥,你先湊合著吃了,等晚上我家鐵蛋趕集回來買了肉,咱們再吃些好的。”鐵柱不好意思的道。

“太客氣了,有這些就夠了,那裡敢奢望什麼肉食,謝謝你,大叔,你真是個好人!”乞丐拿到窩窩頭和熱粥,狼吞虎嚥了起來,含糊不清的感激道。

“我哪裡算什麼好人啊,你這麼說我還怪不好意思的。”鐵柱憨厚一笑,對自己的幫助不以為意。

“誰啊?是哪個親戚來了嗎?”楊曠的母親也聽到了門口傳來的動靜,從裡屋走出來問道。

“這位小兄弟是咱鄰國逃難來的,那裡近些年都在打仗,聽咱鄰村的人說,南越國新出了個國師,這國師呢,是個狠角兒,不斷的發動戰爭,現如今,南越國已經打成一鍋粥,逃難來的人很多哩。”見到妻子問話,鐵蛋老老實實的解釋道。

“哦,這樣啊,難怪了,唉這仗打的,都不知道多久了,這造孽的國師,到頭來坑害的,還不都是咱們這些小老百姓嗎?”聽到丈夫的解釋,婦人當下釋然,顯然也是聽說過最近鄰國政局的動盪不安。

“就是就是,這該死的國師,可害苦我們了。”年輕的乞丐狼吞虎嚥的吃下兩個窩窩頭,在拿起手裡的稀粥一飲而儘,貌似恢複了些體力,迎合道,臉上的神情卻有些說不出的玩味,似是對婦人的話頗為讚同。

“吃飽了嗎?吃飽了就進來坐一坐吧,彆在外麵杵著了。”鐵柱熱情的邀請道。

“那多不好意思啊?”乞丐一臉拘謹的道,彷彿怕打擾了這一家人。

“進來坐一坐有啥打擾的,等會鐵蛋回來,介紹你們認識,你們年齡相似,一定聊得來的。”鐵柱豪氣的說道。

“既然這樣,那我便不客氣了。”乞丐欣喜道。

“就是嘛,年輕人四海為家,走到哪裡都得厚著個臉皮,才能吃得飽,睡得暖嘛,這話,我常對我兒子說呢。”鐵柱語重心長的說教道。

“是是是,大叔說得對。”乞丐笑著附和道,神情中不見絲毫不耐,反而頗為認同鐵柱的話,隨著鐵柱一起走到院中,隨意找了個地方坐了起來,兩人就這麼席地而坐聊了起來。

其間,鐵柱問了很多當前鄰國的情況,也說了很多自己村子的風土人情,一時間相談甚歡。

就這麼聊著聊著,不覺已經個把時辰過去了。

“來了咱們先秦,那就安生了,那國師膽再大,也絕不敢來我先秦土地撒野。”鐵柱一臉自豪的安慰道。

不怪鐵柱如此自信,先秦那可是以武立國的中原帝國,當今天下,雖說是三大帝國三分天下,總體上實力還是存在一定差距的,先秦雄踞中原,地廣人稠,人傑地靈,政通人和,自秦皇扶醒立先秦以來,國祚綿延五千載,曆經十代人皇,每一代人皇都驚才絕豔,人人飛昇,雄才偉略!

而反觀南越及北匈奴則土地貧瘠,由於政治方麵的缺漏,致使兩國連年內戰,自家主權尚且分崩離析,土地大則大矣,人口多則多矣,但此二國國力多用於內耗,有何實力與先秦抗衡?

兩國素來內政混亂,你方唱罷我登場,但由於兩地條件艱苦,土地貧瘠,曆代秦皇也從來不覬覦兩國土地,隻在兩國犯疆之際予以嚴厲打擊,其他時候則放任其發展。

“那是,先秦的強大,那是有目共睹的,來到這,咱就不怕那個狗屁國師了,我一定會報答你的,大叔”乞丐雀躍的附和道,說道狗屁國師的時候還加大了音量。

差不多了吧,這些人怎麼這麼慢呢?乞丐內心已然有些不耐煩。

“這孩子,要什麼報答啊,咱村裡人幫助彆人,從來不求回報的,要在這麼說,大叔可就生氣了啊。”鐵柱笑著說道。

忽然間,地麵一陣震顫,鐵柱臉色一變,急急走到門口張望起來。

遠處的山路上煙塵陣陣,一隊人馬正往這邊急速行來,這隊人馬胯下儘是些變種野獸,跨山越川如履平地,看著遠方人馬手執的旗號,鐵柱臉色發白,剛欲轉過身大喊,卻發現自己胸口伸出一隻手來。

裡屋的婦人聽到動靜正欲出來詢問,卻見之前與丈夫相談正歡的年輕乞丐,手掌忽然泛起淡淡的青光,在青光的籠罩下,一隻手掌就這麼穿過了丈夫的胸膛。

“不!”婦人大聲嘶喊道,聲音裡有說不出的淒厲。

“你看,我說過我會報答你的,你非不信,現在不就是報答你的時候嗎,讓你毫無痛苦的死去,對了,還有你的妻子,有我在,你們都會死的毫無痛苦,感激我吧,這就是我對你們的報答!”年輕人再也抑製不住,嘴角的一抹弧度忽然擴大了起來,隨即轉換為癲狂的大笑,詭異的笑聲夾雜這婦人的嘶吼,讓人有些瘮得慌。

緩緩抽回自己的右手,手上居然冇有沾染上一絲血跡,乞丐轉身緩緩走向婦人。

隨著胸前那隻手的抽出,鐵柱的身體緩緩倒下,用儘生命中最後的一絲力氣,他死命的扭轉過身軀,伸出手臂抓住乞丐的腳踝,眼裡充滿血絲,張開嘴,吐出的全是鮮血,匍匐於自己的血泊之中,隻能對著婦人做出一個口型“跑!”,氣管早已被血水堵住,根本發不出聲音,迎接鐵柱的,隻有死亡!

婦人在歇斯底裡的喊出一聲後,彷彿失去了渾身的力道,見殺了自己丈夫的凶手正緩緩向自己逼來,婦人已然冇有了逃跑的念頭,隨手抄起門邊的斧頭,便向乞丐衝了過來。

“嘖嘖嘖,感情真是不錯呢,我最喜歡看這種場麵了,每每看到這種場麵,我全身的經脈都要開心的爆裂開來呢,桀桀桀桀桀桀”看著婦人想自己衝來年輕的乞丐不怒反喜,一邊笑著,一邊竟是兩行眼淚從眼角滑落,伴隨他那癲狂的笑聲,眼淚也啪啪落在地麵,詭異無比。

婦人的斧頭眼看就要批到乞丐身上,卻不見乞丐回身防護,任由斧頭砍在自己身上,伸手便穿過婦人的胸口,目睹這一幕的鐵柱瞪大眼睛,目眥欲裂,眼角留下兩行血淚。

斧頭落在乞丐身上,乞丐肩頭被劈開一道巨大的傷口,他卻渾不在意,笑聲越發的誇張,眼裡的淚珠不停的往下滴落,就是這種感覺,要的就是這種感覺!乞丐伸出插入婦人胸口的右手,沾起自己的鮮血湊到嘴邊,伸出猩紅的舌頭舔了舔,愛死你了,這該死的感情!

閉上眼睛,眼角的淚珠隨之留下,肩頭的傷口正瘋狂蠕動,迅速的複合著,流出的血液也在瘋狂的迴流,不一會,除了破損的衣服以外,年輕乞丐的肩頭煥然一新,彷彿從來就冇有受過傷。

少時,笑聲逐漸停歇,擦乾臉上的淚痕,乞丐臉上露出了極為滿意的微笑。

隨著乞丐手掌抽出,婦人緩緩趴在地上,看著麵前的乞丐的傷口恢複,淒然一笑,絕望之下鬆開手中的斧頭,默默往自己丈夫麵前爬去,鐵柱見狀也是抬了抬手,往妻子的方向爬了兩步,在這過程中,乞丐居然不阻止,任由他們爬到一起,看著眼前的夫婦,乞丐麵上閃過一絲滿足,便推門而出。

夫妻二人爬到一起,對視一眼,這乞丐倒也冇有騙人,確實冇有一絲痛感,隻有不斷傳來的虛弱。婦人眼中並無太多恐懼,僅剩的,隻有那一抹的留戀與不捨,默默往門口看了一眼,丈夫似是知道妻子在看什麼,眼神中同樣閃過一絲不捨,隨即看向妻子,眼神中滿是溫柔的安慰,咱們的孩子,一定會好好長大的,幾年過後,他會帶著兒媳婦,來看我們!

妻子看著丈夫的眼睛,知道他想要說什麼,便擠出一絲笑容,不依的撇了他一眼,這都要死了,你可不能騙我!

“你先睡,我再睡”男人示意女人閉眼,二人就這麼想依偎,默默赴死,嘴角還有一抹淡笑。

“敵國的軍隊來了,快跑啊!”周圍的鄰居聽到楊曠母親的嘶喊,出門來看,就看見騎兵衝鋒的場麵。

“快跑啊,跑啊!”村子裡的人聽說南越敵兵來犯,紛紛慌亂了起來,有男人慾衝出,和敵**隊拚命,為自家家人博得一些時間,博得一線生機。

一時間,牲畜的蹄聲,小孩的哭聲,男人們的嘶喊聲不絕於耳,白河村,亂作一團!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