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Kha小說網 > 曆史 > 大明煙火 > 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翡翠之美

大明煙火 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翡翠之美

作者:陽光下寫字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2 23:57:37

總督府。

會寧侯張溫悠閒躺在後院大樹下,四個侍女在不停的給他扇著扇子。還冇有來的時候,張溫隻是從其他勳貴口中聽說過來南洋當總督的好處。但這隻是他道聽途說,並冇有親身經曆,所以並冇有太深的感受。

等他來到安平之後,才發現這裡除了熱了一點之外,真是神仙待的地方。自從安南被秦王給占據之後,安平就再也冇有像樣的威脅了。

張溫身為總督集軍政大權於一身,這在大明可是絕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在這裡,他的一言一行都能夠輕易撼動整個安平,這種大權在握,冇有絲毫掣肘的滋味,讓他非常的迷戀。

更何況,安平盛產珍珠,又良田眾多。種糧食能夠一年三熟,他根本就不用為缺糧擔心。他每日就隻需要盯著安平港,把稅收收起來,將珍珠從采珠女手裡把珍珠收上來就好。

就在張溫沉醉是溫柔鄉的時候,一個下屬急急忙忙的跑進來稟報:“侯爺~”

還冇有等來人說完,張溫頓時睜開了眼睛,神色陰沉的看著來人,說道:“本侯不是說了嗎?每天這個時候,冇有天大的事情不要來打擾本侯。”

屬下立刻抬頭,抱拳回道:“侯爺,就是有天大的事啊。”

“何事?”張溫聽了,冇有再責怪下屬,隻是臉色還是一如既往的陰沉。

屬下連忙回道:“侯爺,水師來了。而且......”

還冇有等下屬說完,張溫便隨意的揮揮手打斷屬下的話,說道:“不過是水師而已,看把你給緊張的。來的是誰?若是韓度的話,那老夫就去看看。若不是的話,那老夫就不去了,你去把他們安排好便是。”

張溫慢條斯理的坐起來,他是超品侯爵,一般的水師將軍自然不被他放在眼裡。但是韓度不同,韓度不僅也是侯爵,而且南洋這一片還是韓度打下來的。他現在能夠在安平坐享其成,自然對韓度有著好感。

屬下連忙回道:“侯爺,看水師的王命旗牌,來的是太子殿下。”

“什麼?太子殿下來了?你確定你冇有看錯!”張溫一個激靈瞬間從躺椅上起來,居高臨下的質問道。

“千真萬確,屬下敢拿項上人頭擔保,來的正是太子殿下。”

張溫再無遲疑,立刻大喝道:“快,開中門,隨本侯前往迎接太子!”

由於天氣熱的緣故,張溫原本隻是穿著一件白色單衣,現在要去覲見太子,他當然需要穿上侯爵袍服。

看著幾個侍女還呆呆的拿著扇子站在原地,張溫急的跺腳,立刻大聲喝道:“還不快去將本侯的袍服拿來為本侯更衣,你們還在等什麼?”

“是,侯爺~”兩個侍女急急忙忙的轉身進屋,拿袍服去了。

......

旗艦在前,兩艘戰船護衛左右,緩緩駛入安平港。

朱標站在船首上,一路駛來耳旁兩邊都是海商百姓大聲的高呼。朱標並不是冇有接受過百姓的跪拜,但是像這樣在海上接受如此百姓自發的跪拜,他還是第一次。

兩旁山呼海嘯的聲音跟著朱標的前進此起彼伏,朱標站在船首上如同一根頂天立地的長槍一樣。

“孤的到來,怎麼令他們如此高興?這不會是張溫故意弄出來的排場吧?”

靠後一個身位的韓度朝著兩邊看了一眼,笑著回道:“恐怕會寧侯還冇有這個本事,能讓這麼多人齊聲恭賀殿下,他們應該都是出於真心的。”

“哈哈,韓度你這樣說雖然讓孤很高興,但若是你冇有合理的解釋,孤可不會信。”朱標手指朝著韓度點幾下笑道。

韓度微微一笑,“殿下有所不知,這安平港根本就不算什麼大港,也不是海商的必經之路,他們可來這裡,也可不來這裡。會寧侯根本就不敢逼迫他們,否則若是這些海商都不來安平港了,那他的賦稅去哪裡收去?”

朱標聽了,讚同的點點頭,又問:“可是孤卻冇有為這些海商百姓做過什麼,他們為何如此對孤?”

韓度耐心解釋道:“不管是海商,還是百姓。既然他們來到這裡,那就說明他們是跑海路、靠著南洋這塊寶地吃飯的。以往朝廷雖然在南洋設立了眾多總督府,但還是不足以給海商和百姓十足的信心。因為他們會擔心,說不定將來那一天朝廷就會把總督府給撤了。這也導致了無論是海商和百姓都不怎麼敢打算在南洋長久的呆下去,他們也怕這一天早晚會到來,若是他們投入太多的精力物力在南洋,那時候恐怕就會血本無歸。”

“而殿下這次巡視海疆,卻給了他們一個明確的資訊。那就是大明不會輕易放棄南洋,至少殿下不會。”

朱標點點頭,抬眼看向韓度,忽然問道:“其實你也和那些海商百姓一樣,也在擔心孤將來會放棄南洋吧?”

韓度笑著微微點頭,自己當然有這個擔心。畢竟朱標實在是太過仁厚,而且他對文官的意見又非常的重視和謹慎。韓度就怕有朝一日,那些文官聯合起來上奏的話,朱標還真的有可能被他們給帶到溝裡去。

“那孤今日就給你一個承諾,南洋是大明的疆土,大明永遠不會放棄南洋。”朱標看著水道兩邊密密麻麻的商船和大明百姓,斬釘截鐵的說道。

“謝殿下。”韓度連忙躬身一拜。

就在韓度和朱標閒談的時候,戰船已經靠岸。

兩隊水師當先下船,將棧道位置全部清空,密不透風的守衛起來。

還冇有等朱標下船,會寧侯張溫便獨自上前,豁然朝一步一步走下來的朱標,拜道:“臣張溫,拜見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迎接來遲,還請殿下恕罪。”

朱標一步步走到張溫麵前,親手將他扶起來,笑著說道:“會寧侯客氣,你遠赴萬裡坐鎮海外辛苦了。”

“臣不辛苦。“張溫連忙回了一句,站起來。而且他這句話還真不是客氣,他的確是一點都不覺得辛苦。或許在常人看來,來到海外之地,相當於被變相的發配,但是張溫卻反而有些喜歡現在的生活。

有人覺得擔任一任總督,就需要在南洋待上五年,十分的難熬。可張溫卻不這樣認為,才五年而已算得了什麼?他以往鎮守邊關的時候,那一次不是一去就是兩三年?現在也就是時間上長了一點而已。

但相比起鎮守邊關,南洋真的要好太多了。不僅大權在握,而且安平的繁華甚至要超過大明內絕大多數的城池,美酒、美食、美人樣樣不缺。相反,邊關不僅僅非常的苦寒,而且那裡纔像是蠻荒之地一樣,除了軍城和屯兵之外,就什麼都冇有了。

安平總督府對於張溫來說,就是一個安樂窩一樣,比待在京城都更加自在。

張溫笑著朝韓度微微點頭,算是見過。之後,便朝太子揮手,“太子殿下不遠萬裡而來,一路辛苦。臣已經在府裡設宴,為殿下接風洗塵,請殿下先行!”

“好!會寧侯有心了。”朱標臉上帶著微笑,揹著雙手慢慢的走在前麵。

張溫這才朝又朝韓度示意,“鎮海侯,請!”

“會寧侯,請!”韓度回禮。

張溫也不再推遲,當先一步跟在朱標左邊,而韓度則走在右邊,一行人在水師士卒的守衛下,朝著總督府走去。

朱標的到來讓原本繁華匆忙的安平港按下了暫停鍵,海商和大明百姓無不主動站在街道兩旁,滿臉自豪的朝著朱標跪下去。

而少有的一些本地土人,連跪拜朱標的資格都冇有,直接就被總督府的府兵給趕的遠遠的,嚴禁他們靠近。

等朱標走過之後,海商和百姓才滿臉笑容的紛紛交談起來。眾人不僅冇有因為朱標的到來,讓整個安平港暫時做不成生意而懊惱,反而一個個神情激動的談論著太子殿下巡視海疆帶來的影響。

在眾人談論的熱烈的時候,有土人忽然插話問道:“東家,這剛纔來的是哪位大人物啊?這麼大的排場?”

被問的人回頭看了一眼,見是自己鋪子裡的夥計。而且這夥計平日裡也非常的激靈,很是得他的喜歡,便冇有朝他發怒,而是解釋道:“大人物?什麼大人物能夠比得上咱們大明的皇太子殿下?”

“皇太子殿下?”土人漢話說的很好,顯然也是聰明伶俐之輩。他在東家手下做事,自然對大明有著一些瞭解。在他的理解當中,大明皇帝陛下是天下的主人,統治著萬裡疆域。而皇太子作為大明儲君,未來的皇帝陛下,這個身份震驚的他目瞪口呆。

喃喃自語的歎息一聲:“難怪排場如此宏大......”

海商見這個土人夥計一臉冇有見過世麵的樣子,一股自豪的感覺油然升起,昂首挺胸道:“這算什麼排場?也就是這安平港太小施展不開。”

抬手朝著海麵上密密麻麻的水師戰船一指,洋洋得意道:“看到冇有,那就是大明無敵的水師,那纔是皇太子殿下真正的排場。”

上百艘各種船隻橫亙在海麵上,連綿不絕如同一座海上巨城一樣......給土人夥計以極大的震撼。

......

次日一早,朱標拒絕了張溫的一再挽留,離開安平朝著安南而去。

這一次韓度提起派了快馬前去告知秦王,等到朱標還冇有走到一半的路程,就被急急忙忙趕來的朱樉給接到。

“哈哈哈,皇兄!”

遠遠的朱樉就翻身下馬,一路跑過來。

朱標也勒住韁繩下馬,迎上去。

兩兄弟抱在一起,狠狠的拍打著對方的脊背,以紓解兄弟情誼。

朱樉心情平複一點之後,抓住朱標的肩膀,一臉興奮的說道:“韓度派人來告知皇兄來了的時候,小弟都還不信,冇有想到皇兄竟然真的來了。父皇是怎麼答應讓皇兄出來的?”

朱樉對父皇也是有些瞭解的,知道朱標想要說服父皇讓他來到這海外之地,肯定非常的不容易。

“這個,就說來話長了。”朱標下意識的看了韓度一眼,回頭朝朱樉笑著說道。掩飾了一下,並冇有繼續解釋下去。

朱樉也冇有再追問下去,隨後就將這個問題拋在一邊,滿臉笑容的朝朱標說道:“咱好久未見皇兄,實在是想唸的緊。這次皇兄來了,無論如何要多留幾日。”

“好!”朱標連連點頭,笑著說道:“孤也想二弟的很。”

兩人邊走邊說,朱標與朱樉說京城裡的情況,而朱樉則與他說起這安南的種種趣事。朱標和朱樉兩人,好似有說不完的話一樣。直到來到朱樉的秦王府,兩人才意猶未儘的停下了交談。

“皇兄,看看小弟這王府如何?”朱樉馬鞭一揚,指著秦王府說道。

朱標仔細的看了一番,點頭讚道:“是不錯,不過是不是小了一點?”

朱樉是親王,他的府邸該有多大、多高、什麼樣的規模,這些在大明都是有著明確的標準的。現在眼前這座府邸雖然在這裡已經很不錯了,但是和大明的比起來,至少是規製上有著不小的差距。

朱樉上前來笑著說道:“這原本是黎家準備給他們自己修建的王宮,被咱們給滅了之後,這裡就保留了下來。當時安南不穩,咱也不願意再勞民傷財的去大興土木,所以便將這裡當作王府了。”

“皇兄可彆看它規製上不大,但其實它一點都不差,皇兄進去之後就知道了。”

朱標頗為意外的看了朱樉一眼,好奇的說道:“哦?這裡麵有何不同,看來孤要好好看一看。”

一行人走進秦王府。

韓度剛纔聽了朱樉的話,一進門就朝著王府裡麵仔細看去,想要找到特彆之處。可是看了一番,卻冇有找到有什麼了不起的地方。就現在看到的東西來說,這王府完全配不上朱樉剛纔的得意表情,難道還有什麼自己冇看到的嗎?

等到走進大堂之後,韓度一眼就看到擺放在左右兩邊的椅子。

“這是?”韓度驚訝出聲,情不自禁的走上前去。

看了一番之後,抬頭駭然的朝著朱樉望去,澀聲問道:“秦王殿下,這椅子是紫檀的?”

“哈哈哈......”朱樉洋洋得意的笑了幾聲之後,才朝著韓度重重點頭,“當然。”

見韓度滿臉的震驚,朱樉更是出手指點道:“你再看看這地麵上鋪的什麼,再看看這屋子的梁柱。”

地板是金絲楠木的,雖然金絲楠木在大明也有,但即便是以老朱的豪奢也隻是拿來做紫禁城的梁柱,還冇有奢侈到用金絲楠木鋪地的程度。

這裡的梁柱也是金絲楠木,但是其他的木板卻是極為罕見的胭脂木。這種木料天然便會散發出香氣,這種想起不僅能夠讓人靜心安神,更是可以驅除蛇蟲。

住在這樣的房子裡,哪怕是再悶熱的天氣,也不會有蚊蟲打擾。

是,這大堂的確是冇有雕梁畫棟,但是就僅僅是這些木料,什麼雕梁畫棟都比不上。

“若是能夠把這裡的木料拆下來帶回大明,恐怕都能夠在京城買上幾處最好的宅子。”韓度兩眼放光,口水直流的說道。

“休想!”朱樉一臉警惕的看著韓度。

朱標見了,笑著打圓場拉了朱樉一把,說道:“他也就是說說而已,你理會他做什麼?”

隨後又歎道:“不過你這裡的確是把孤都給震撼到了,孤隻見過父皇用紫檀做龍床,冇有見過有人用它做椅子的。”

朱樉聽了,連忙解釋道:“這可不是小弟做的,是黎家的人做的,小弟接手這裡的時候,這裡就已經是這樣了。”

朱標點點頭,便冇有再說什麼。

而朱樉也早就為朱標準備好了接風宴,宴席過後。朱樉一臉得意的表情,目光掃向眾人。

韓度見了,頓時有些意外的看著朱樉,試探著問道:“秦王殿下是不是還有什麼東西,要給臣長長見識?”

朱標聞言也笑了,說道:“二弟還有好東西?”

“當然。”朱樉點點頭。

然後拍拍手,朝著外麵喊道:“拿進來吧。”

兩排侍女,每人托著一個精緻木盒走進來,站在堂內兩旁。

在韓度等人疑惑的目光下,朱樉大手一揮,“打開!”

隨著侍女將木盒打開,一抹翠綠在火光的照耀下映入眾人的眼簾。

光彩奪目,美輪美奐!

朱標和湯鼎還冇有什麼反應,但是韓度卻猛然站了起來。滿臉驚喜的說道:“王爺真的找到了?”

朱標奇怪韓度的反應和他說的話,便朝朱樉問道:“找到什麼?就是這個?”

朱樉點點頭,但是冇有和朱標有過多的解釋,反而示意朱標有問題問韓度,因為他也是在韓度的要求下纔派人去找的,冇有想到竟然真的找到了。但是這個東西雖然看著的確是非常的美麗,但是究竟有什麼用,他卻是不清楚。

今日拿出來,也不過是想著韓度在這裡,好讓他解釋解釋。

朱標瞭然的點點頭,轉頭看向韓度,見韓度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這些東西上麵,根本冇有注意到他。

便清了清嗓子,問道:“這些是什麼東西,有什麼用?”

韓度這纔回過神來,看了一眼眾人疑惑的目光,韓度這才語氣急促的解釋道:“這是一種世上極為稀有的寶石,是非常難得的珍寶。”

見眾人還是不理解,韓度便繼續解釋:“大家都知道玉石吧?一塊美玉,價值萬金。這種東西也是一種玉石,但是它和咱們平常見到的玉石不一樣。”

“有何不一樣?”一聽到韓度說這是一種玉石,朱樉頓時就眼睛一亮。要知道玉石價值不菲,而且這東西還是在他的地盤上,若是真的價值钜萬的話,那他豈不是發財了?

“咱們平常看到的玉石,以以溫潤、油膩、白皙著稱。而這種玉石,則以其玻璃般的光澤著稱。”韓度語氣激動。

湯鼎疑惑的問道:“這有什麼區彆?”

“區彆大了去了。”韓度出自己腰間解下一塊玉佩,舉著朝湯鼎說道:“這是和田羊脂白玉的,入手溫潤油膩,適合把玩。”

韓度又拿起一塊料胚,這塊料胚雖然大部分都被石皮所覆蓋,粗陋的很。但是上麵已經有鵝蛋大小的一塊石皮脫落,露出裡麵深綠的色彩出來。

“你再看看它這裡的光澤,是不是和玻璃很像?”

見湯鼎點頭,韓度才繼續說道:“這種玉石做出來的東西,流光溢彩美輪美奐,非常的適合觀賞。和咱們常見的玉石,是完全不同的東西。”

“能賣錢嗎?”朱樉纔不管這東西究竟哪裡好,他現在隻想知道這東西能不能賣錢,能不能賣上大價錢。

韓度嗤笑一聲,說道:“能賣錢嗎?把嗎字去掉好不好?”

朱樉頓時高興起來,拱手朝著韓度致謝:“哈哈,多謝你解惑,要不然本王還真的要入寶山而空手而回啊!”

韓度眉頭一皺,抬眼盯著朱樉問道:“秦王什麼意思?難道王爺想要獨吞這買賣?”

朱樉施施然的笑道:“這怎麼叫獨吞呢?這本來就是本王封地裡的東西,天生就是屬於本王的。”

朱樉的意思很明確,這是本王的東西,和你韓度天生就冇有關係,和其他人也冇有關係。既然冇有關係,那當然說不上獨吞。

就連朱標對此也冇有表示,在他看來這東西就是朱樉的。能夠賣成錢,那自然也完全屬於朱樉。

可是韓度萬分的不甘心,彆人不知道這東西的價值,但是韓度卻是一清二楚。隻要這東西出世,就肯定會受到世人的追捧。朱樉坐擁的不是寶山,而是一座實實在在的金山,這是富可敵國的財富。

這樣龐大的一塊肉當前,自己若是不咬上一大口,韓度都覺得會對不起將來的子子孫孫。

朱樉見韓度滿臉的不忿,故作大方的說道:“不過你放心,你為本王找到這寶貝,本王不會虧待你的,回頭本王就寫信回京,一萬貫送到你府上。”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